/江宇應教授    

用一個字來形容今年的大學錄取情況——“慘”。近期發布的大學錄取數據更是印證了這點:進常春藤大學和其他頂尖名校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加州大學同樣如此,申請人數比去年增加了8.6%,但對華裔學生的影響遠遠不是這個數字,因為加大(UC)很可能在今年大大減小了華裔的錄取比例。很多過去肯定能夠進入某所好大學的學生,結果收到的是拒絕信,學生和家長都始料未及。

當越來越多的人參與進名校的角逐,那麼僅僅只有好的成績就越來越不夠,申請大學的過程就越來越需要專業的知識和經驗,越來越需要盡早的籌劃。我們今年有個學生,SAT成績和GPA都不算高,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錄取,很感嘆的說,身邊很多SAT高分甚至滿分,成績比他好的學生都沒被伯克利分校錄取。

隨著三月、四月各所大學錄取通知的發榜,眾多大學申請者的等待和期盼都已塵埃落定,是喜是憂已成過去,更多的精力應該轉向入學準備,籌劃應該如何充分利用好大學的四年生活。但對於將來要申請大學的高中生和家長們,都非常關心今年的錄取情況如何,對以後的申請會有怎麼樣的影響,應該如何去準備。今天我主要來談談常春藤和部分名校的錄取情況,以及我們對此的分析和建議。

 

常春藤和其他名校的錄取情況

從陸續發布的各大學校招生錄取的信息來看,常春藤的八所大學,有七所的錄取率較去年出現下降,很多都是歷史新低,也就是說這些學校的錄取越來越嚴格,門檻越來越高。

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今年錄取了2029個學生,錄取率只有5.8%;耶魯大學 (Yale University) 錄取率為6.72%,同時列出了1001人的候補名單(waitlist),去年等候錄取名單也是1001人,後來錄取了70人;普林斯頓大學 (Princeton University) 從申請2013年秋季入學的26498名學生中,錄取了其中的7.29%,共1931人,還有1395 候選學生在等候錄取名單上。在過去的九年,普林斯頓的申請人數增加了93.5%;哥倫比亞大學 (Columbia University) 、賓夕法尼亞大學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康奈爾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 、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競爭也都比往年激烈,申請者人數有些都是創歷史紀錄。常春藤大學中唯有達特茅斯學院的錄取率上升。

另外一些頂尖名校的門檻同樣越來越高。加州的學生都非常嚮往斯坦福大學,今年申請入學的激烈程度已經超過常春藤大學中的領頭羊哈佛,是所有名校中最難申請的學校。今年申請人數是38828人,錄取了2210人,錄取率僅為5.69%。麻省理工的錄取率也是逐年下降,從前年的9.6%,到去年的8.9%,再到今年的8.2%

今年的錄取中芝加哥大學是一匹黑馬,申請的人數從2009年的13000多人飆升到今年創紀錄的30369人。去年的錄取率還在13.2%,今年就只有8.8%。從申請的競爭難度上已經超過部分常春藤大學。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U.S. News & World Report)的大學排名,芝加哥大學從十多年前的第十三位,到今年排名第四的水平,僅次於哈佛、普林斯頓和耶魯大學,趕超了麻省理工、斯坦福等名校。

 

近三年常春藤大學和其他幾所名校的錄取率(Admission Rates

U.S. News排名/   

2017屆錄取率%    2016屆錄取率%    2015屆錄取率 %

1   哈佛大學    5.8      5.9      6.2

1   普林斯頓大學 7.3      7.9      8.4

3   耶魯大學    6.7      6.8      7.4

4   哥倫比亞大學 6.9      7.4      6.4

4   芝加哥大學     8.8      13.2    15.8

6   麻省理工    8.2      8.9      9.6

6   斯坦福大學     5.7      6.6      7.1

8   杜克大學    9.9      11.9    12.6

8   賓夕法尼亞大學  12.1    12.3    12.3

15 布朗大學   9.2      9.6      8.7

15 康奈爾大學     15.2    16.2    18

 

名校競爭升級,錄取率降低的原因

名校錄取率走低,已經是大勢所趨。每年報道錄取消息時,幾乎都是“錄取率是歷史最低。”根據我多年對常春藤大學和其他名校的入學研究,對今年錄取更加嚴格的原因進行了一些分析,供大家參考和討論。

第一,名校的自身錄取機制

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的面試官,以及多年對常春藤大學和其他名校的招生錄取制度的研究,我認為大學本身的運作體系直接導致了入學申請的競爭加劇和錄取率年年走低。讓我們來看看所有的名校都非常關註的兩個很重要的指標:一個是入學率(yield)即最終註冊上學的學生占錄取學生總數的百分比);另一個就是錄取率(admit rate)。一方面學校通過各種方式、渠道提高入學率,例如,一些名校通過提前錄取的方式大大提高了入學率。排名越靠前的學校入學率越高,如哈佛大學的入學率為80%多。另一方面學校也通過各種營銷手段,鼓動更多學生來申請,然後又把錄取學生的數量控制在最低,甚至不惜大大增加等候錄取(waitlist)的人數,以降低錄取率。這樣他們在決定錄取學生時,就有了更大的選擇性。麻省理工的錄取辦公室主任說:“我們越來越成為學生們競相追逐的大學,這很好” 但學校的錄取也越來越嚴格,因為去年,麻省理工的入學率出乎意料的高,沒能從等候名單中錄取學生,所以今年不得不錄取更少的學生,留下一定的名額從等候錄取名單中選拔部分學生。

前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錄取官瑞切爾·圖爾(Rachel Toor)說,她的職責就是讓盡可能多的學生來申請:“我跑遍全國各地,宣傳杜克大學的學術是多麼的優秀,學生們在社交方面是多麼的開心。激發起學生和家長的熱情,讓他們都來申請杜克大學。然後,到了4月,我們就拒絕掉他們中的大多數。”

入學率和錄取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在決定大學排名時最重要的兩項標準。雖然很多大學都說他們不關註排名,但實際上他們都非常關註。有個比喻很恰當,說在大學排名這場競賽中,名校的錄取官都從“門衛”變成了“拉拉隊長”。

第二,申請人數的增加,導致錄取率的降低

申請數量的增多一方面是美國本土申請人數的增加。根據西部州際高等教育委員會(the Western Interstate Commission on Higher Education)的統計數據,全美高中畢業生的人數已經15年的連續穩步增長,在2010-2011年度達到340萬的頂峰。2012年後高中畢業生人數雖然恢復到正常水平,但仍然有每年320萬的高中畢業生。這是“嬰兒潮”時代的後遺症,大批同齡學生來自嬰兒潮的父母。

另外,國際學生的增加,大大加劇了名校的競爭性。斯坦福錄取辦公室的主任說斯坦福大學今年錄取率低的主要原因是創歷史新高的申請人數,特別是國際學生的增加。

近幾年,隨著中國在世界的崛起,常春藤大學和其他名校的錄取官員更是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財力瞄準中國市場,親自前往中國宣傳演講,以吸引更多的留學生。同時他們也開始錄取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這明顯會加劇美國本土學生,特別是亞裔學生入名校競爭性。

第三,大學通用申請(Common Application)系統使競爭更加激烈

每個學校申請人數的增加,錄取比例的減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學生們申請大學的數量也比以前多得多了。這裡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功”於大學通用申請系統(the Common App)。

2012-13學年,488所院校接受了大學通用系統的申請,2013-2014學年又將新增39所,這就意味著一份申請表格和申請作文可以被500多所學校接收,其中包括大部分的頂尖名校。根據美國國家大學錄取咨詢協會的統計在2011年的申請中,79%的學生申請3所及以上的學校,比2000年增長12個百分點。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都集中申請了那少數的幾所頂尖名校,”原杜克大學的錄取官員 Rachel Toor說,“即使這些人知道只有6%的機會被錄取,他們仍想嘗試,或許自己就是那6%中的一個。然而,大部分的情況,他們都不是。”

前斯坦福大學錄取官員Robin Mamlet也談到,通用申請(Common APP)方便了學生同時申請多所學校,助推了大學申請數量的快速攀升。以前申請一所學校就得填寫一份表格,是件極其耗費體力的事情。現在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

以前,高中畢業生通常只會申請少數幾所大學,而有了通用大學申請系統(Common App),他們申請的學校數量翻了一番甚至更多。

  

大學申請越來越錯綜復雜,即使高分學生或藝術、運動方面有特長的學生,不一定有十分的把握能進自己心儀的大學。對於一些常春藤大學和其他名校也沒有誰能保證一定是可以申請的到。但是,學生和家長也不必過於憂慮,萬變不離其宗,如果能盡早籌劃,提前準備,做好我一直強調的大學申請的五大重點(常春藤指導5P理論),夢想就一定會成為現實。

鼓勵將要申請大學的家長和學生就升學的各種問題向我們咨詢,越早越好!準備大學申請,再早都不算早。來電聯系常春藤指導(The Ivy Advisor)江宇應教授:408-982-3425Email: [email protected]。